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隐文阁

为草甘做兰,为木当作松,幽兰香飘远,松寒不改容。

 
 
 

日志

 
 
关于我

头上青丝成白发,得知却是无一二。常言故道,意欲何为?即不为名利之求,又不能稻粱之谋。志不求荣,身虽近俗,终其有年,读书、写字、养竹、栽松、回溯、交友,徜徉网海,只为怡然乐也,亦是余生中的精神食粮。无他求,别窘况。常事兴趣之所至,慕古人之愿:性质淡雅,为文平素,做人实朴,无机心,少俗虑,浅而清,以天为法,顺其自然。自我修行:冷眼观人,冷耳听语,冷情当感,冷心思理。恕谅,歉然!

网易考拉推荐

大国立威,非重锤不举!  

2016-07-09 17:00:18|  分类: 4.时政集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大国立威,非重锤不举!  
 转载自好地方

大国立威,非重锤不举! - 好地方 - 好地方


 

大国立威,非重锤不举!


 大家一看标题下意识第一反应可能是老美的演习。别急,这次咱们谈的是自己家的演习。这会老美正在忙着折腾他的环太大戏,咱们也不能闲着,就在家门口来一场南海演习。作为呼应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历来,任何一国在海洋上的演习,都是在宣誓对某一海域的控制权。包括现在老美玩的环太也不例外。老美就是想通过自己主导的环太平洋军演,来宣誓自己对整个太平洋地区的控制权。那么按照这个理解,咱们也可以说,在南海的军演,也是在宣誓我们对南海地区的控制权。这个事情楼主觉得不用避讳什么,是什么就是什么。你有能力做到,何必在意别人唧唧歪歪。反过来,你做不到,嚷嚷上天也没人搭理。


 

 既然是演习,首先就得有规模的概念。用咱们老百姓的话讲,这场戏要玩多大级别的。从公开的消息我们可以看到,三大舰队都有出场。水面上下,天上岛屿都有参加。从划定的区域来看,基本涵盖整个西沙海域。这么大一个范围,就不是一个小游戏。至少是一个中等规模以上的大游戏。所以时间肯定不会短,怎么也得玩个三五天的时间。有了这个概念后,我们还需要注意两点。第一从报道上看,三大舰队都有派员参加。这说明一个问题,舰队的隶属是一回事,但是作战范围的划定又是一回事。虽然三大舰队各自有不同的行政隶属,但是在作战这方面,是没有区域差别的。无论是哪里,三大舰队都要有足够的能力保证完成任务。从这一点看来,跨区域的作战训练,在三大舰队已经成为常态。这涉及到一系列的指挥,联络,后勤等等范畴。从结果上说,我们水军一体化的指挥保障体系,已经具备相当高的水平。

 

 第二点,我们看看演习区域画的红线。当楼主看到这张图的时候差点笑喷。相对比较规整的演习区域,偏偏在朝着越南方向冒了一个大尖。如果把这个尖比作一把剑的话,剑尖所指,离越南陆地已经很近很近。现在我们深入想一下,从这个剑尖到达演习方框区域还有不小的距离,也就是剑身的部分并不短。为什么要有这么一个冒尖的地区出现呢?我们来想想演习内容会有什么。这么大一场演习,肯定反潜,反舰,对陆攻击等等一系列科目都有。如果玩对舰攻击或者是针对反舰导弹的防御,就得给导弹留下一个很长的飞行距离。那么这个剑尖的位置,到达演习划定方框位置几百公里,来一发是很合适的选择。这个位置要么模拟敌人的导弹打过来我们防御,要么就是模拟我们的导弹打过去。。。正当楼主在想越南会怎么看的时候。喇叭已经很勤快的爆料,越南很愤怒,表示这场演习侵害了他的主权。当然,楼主理解,越南在南海有占有我们很多岛礁,无非是紧张几天。我们也不会就此下黑手。他更担心的,似乎应该是自己被压缩在近岸的痛苦。。。


 大国立威,非重锤不举!

 以上是这次军演的两个小细节。那么从演习的规模和地域,我们也能感觉到我们水军的控制力是越来越大。我们可以简单的认为,多大的场子装下多少人。或者再直白点,没那么多人你也撑不起这么大的场子。这个演习区域横跨整个西沙,不但对参演人员,装备的协调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还对整个演习导演部的控制能力提出了考验。这么大一个圈子,如何排兵布阵,才能让装备发挥最大的效果,如何避免漏洞的产生,都是一个不小的问题。海上演习和陆上演习有点不一样的是,陆上可以是面对面,但是海上大多是点对点。茫茫大海上,敌人就是一个舰队,也是散开摆放的。想精准的找到目标,比起陆地上要复杂很多。这个考验的就不是一个电台一个大脑的问题,而是要涉及一套完整的作战体系。就整个土豆而言,能把这套体独立玩全的,现在也就两三个而已。而此次军演,已经提前告诉我们,这套体系至少在南海地区我们是没有问题的。这里给大家说一个小常识。别以为老美弄个航妈舰队一堆船摆在一起耀武扬威,那是摆拍的。真打起来,这些船会散布在方圆几百公里范围内。这么聚集在一起,只有一种结果,让敌人给包饺子。。。。

 

 所以我们通过官方发布的消息,可以有以下认知。第一整个南海地区三大舰队都非常熟悉,跨区作战毫无压力。第二导演部有充分的能力保证整个演习区域的监控。所有情况都可以即时反馈回去。从而采取合适的应对措施。从而推论,目前我们对整个南海地区的监控水平也是很高的。第三,大规模的舰队作战演习调动对我们的水军不是压力,能够从容的制定演习预案,能够合理的进行兵力部署。从此可以推论,未来我们的航妈编队指挥也必然不是问题。

 

 下面咱们谈谈这次军演的意义。有一个时间节点很近,那就是所谓的南海终裁就要出结果。在此事之前,我们来一场这样的大规模演习,就是在震慑鼓捣这些事情的幕后黑手。我们就是不承认,不参与怎么了?有本事开过来练练。可能有小伙伴说,喇叭上表示,这个是例行。。。是,楼主不否认这个说法,但是楼主不是喇叭,所以不需要顾及这些。看看老美等列强们,在海上动不动就来一场演习,他们都是在没事烧钱吗?这显然不可能的,每一场演习都有很强的针对性。他们也会说这是什么例行。。。但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就是一咧嘴,我们就是这么安排的,有本来来对抗。现在我们也是这样。在楼主看来,这场演习的目的之一,就是震慑这些想捣乱的人,让他们看看再敢挑衅就不会那么客气。现在老美在南海也有船呆着,他们肯定会尾随参观。就像老美举行各种演习只要我们够得着也会去看看一样。欢迎参观,回去给主子汇报一下,到底谁的决心大。

 

 这次演习第二个目标就是越南。没错,就是这货。无论是演习划定的区域,还是突兀冒出来的那个剑尖,都在指向这个墙头草。话说前些日子奥黑跑过去各种示好,越南一时间有一种可以骑墙两头看的错觉。带着这种错觉,越南开始大耍两面派。一方面和我们接触互动,一方面和美国频繁的交往。甚至作为回报,对这个无中生有的南海仲裁结果,越南竟然表示希望有一个客观公正的结果。当楼主看到越南官方如此表态的时候,就知道这货混到头了。东盟各国都在装傻充愣,这会你冒出来充胖子,不打你的脸打谁的脸。这次演习,就是用事实告诉他,谁才是能够立刻左右他命运的主宰。在南海越南占领我们的岛礁,在这次演习中毫无意外的会被变成各种靶子。而且从演习区域上看,想要隔绝越南本土与侵占我岛礁之间的联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如果将来南海岛礁建设完成,这种隔绝会随时进行。这对于越南而言,几乎是窒息式的压迫,他不叫唤才怪。。。

 

 从某种意义上说,此次南海大军演,也有对抗美国的意味。上面咱们说过,历来海军演习,都是在宣誓对某一海域的控制权。老美在南海刚刚闹腾过,双航母编队一时间风光无限。这种举动就是在宣誓其在南海的控制权。而我们此次的军演,选在老美环太的节点上。就是用实力来证实,你能画圈圈地,我也能干同样的事情。不服的话就过来,咱们面对面的对抗。话说这种对抗其实一直就有,而且很频繁。现在能,而且敢于和老美对抗的主,在这个土豆上还真不多。所以一些小伙伴觉得我们现在和老美有差距是事实。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的一个事实是,在家门口我们不怕他。纵然他有双航母编队,我们也有克制他的办法。否则南海所建的那些岛礁就不是我们的前沿,而是老美制约我们的把柄。至于皿煮喇叭所宣称的所谓挑衅,楼主觉得你堵不住他的嘴就让他继续瞎咧咧。在这个拳头说话的世界,喊两嗓子谁都会,至于结果,还是要靠实力决定。


 最后我们来谈谈此次军演对日后南海局势的影响。客观上说,一次大规模的军演是一个国家实力的综合体现。说句大白话,就是秀肌肉,让大家看看我的实力到底有几成。以前咱们总是说,总是劝。这次直接来真的,让他们看到这个拳头有多重。每个重要国家的大规模军演,都会有对手的瞭望哨过来看。咱们这次就是让他们看的。用事实来告诉他们,我们对南海的控制力到底有几成。如果一旦发生冲突,他们会面对一个什么样的对手。这个比说一万句你别来要好用的多。尤其是对那些做墙头草的,打酱油的,是一个极大的威慑。通过这次对越南的掐脖子行为,让他们看到,和老美混在一起,或者跟着老美耀武扬威,会得到什么样的后果。大国立威,非重锤不举。现在看效果很好,演习还没开始,南海周边就消停了。越猴说你别伤着我,菲猴总统说这个结果就是出来,我们又能做什么呢?马来西亚表示,马六甲这里我有个港口,需要扩建一下,要不咱俩一起弄?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