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隐文阁

为草甘做兰,为木当作松,幽兰香飘远,松寒不改容。

 
 
 

日志

 
 
关于我

头上青丝成白发,得知却是无一二。常言故道,意欲何为?即不为名利之求,又不能稻粱之谋。志不求荣,身虽近俗,终其有年,读书、写字、养竹、栽松、回溯、交友,徜徉网海,只为怡然乐也,亦是余生中的精神食粮。无他求,别窘况。常事兴趣之所至,慕古人之愿:性质淡雅,为文平素,做人实朴,无机心,少俗虑,浅而清,以天为法,顺其自然。自我修行:冷眼观人,冷耳听语,冷情当感,冷心思理。恕谅,歉然!

网易考拉推荐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2016-06-05 16:17:12|  分类: 73.丹青映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深圳市书法院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书法家何应辉

今年已70岁的书家何应辉坐在窗前接受采访,阳光和煦,透窗而入。何先生总是很忙,约好的采访因为各项事务而延后了两三次。看他青年时代在西昌下乡时曾有一首《临池》诗云:“洗心驱媚俗,渴骥振奇雄。夜雨潇潇冷,临池意更浓。”几十年过去,潇潇夜雨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一个人的艺术风格形成与发展,离不开他所处的时代与地域条件的滋养和制约,“但更为直接的还是个人的先天秉赋、后天修炼与社会经历的性质,以及专业学习的对象与特殊途径”。

问耕几十年,何应辉仍抱着朴素的学习观。“过去的20多年,因所任职务的缘故,耗去时间不少,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我想,还是做一个自由艺术家更合于我的本性。所幸从去年开始我终得步步解脱,所以甚为快意!翰墨不觉老已至,试回首,唯身心健康、艺术质量、人间真情三者可堪珍贵,余皆浮云!艺无止境真非虚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自信我的艺术,还有进境。”


何应辉

曾任四川省诗书画院常务副院长

现任四川省诗书画院名誉院长

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隶书专业委员会主任

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四川省文联副主席、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1 

此中风骨几多霜

何应辉自幼在外祖母的督导下习字,家庭翰墨书香的熏陶,让他在学生时代气质性情文胜于质,书法学习的基础也是二王一系的文人楷、行书。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柳风 27cm×32cm

“进入青年时期,我经历了十年知青生涯。艰苦的山村耕读和时代给予我们这代人的人生磨难,以及西昌山区壮丽雄奇的自然风情,深刻地改变了我的气质,这对我的人生艺术追求基调的形成,产生了决定性影响。那段时期,我师从施孝长先生,对秦、汉、魏金石的研习,对我向往刚毅、质朴、深沉厚重与宏博清超的审美取向,也有着重要影响。但从根本上说,那一时期以碑为主的艺术追求,正是出于一种内在需要,自然十分卑视帖学末流的姿媚、文弱、平庸。”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老柏知青图 78cm×97cm 

1972年至1976年间,何应辉还有幸拜陈子庄先生为师。第一次面谈,子庄先生让他挥毫,但不写字,只在纸上纵横曲直,由子庄先生所说的“笔资”来对他做出判断。“先生性情的机敏、真率,见识的广博、深刻与高超不群,对我的艺术观产生了重要影响。”

此外,十年耕读生涯中,何应辉对中外文学名著,特别是传统诗词兴趣沉酣,也作过刻苦研习。他庆幸能借得并全文手抄录存王力的诗词格律著作,同时又得到刘君惠先生的指教……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山乡耕读图 33cm×45cm

1985年,何应辉重回西昌时写下一首七律:来觅屐痕归路长,此中风骨几多霜。画沙颓指骄阳炽,抚卷惊心残月凉。且抱江河润肝胆,但凭风雨铸词章。一挥千楮十年去,还识西昌是故乡。

 2 

写出自己的性灵和精神来

上世纪80年代以后,何应辉渐以质为本、质而文为旨归,也即质与文、朴与华的统一。“我既以碑书雄强苍浑的力量气势为本,同时也激赏帖书自然、潇洒、俊畅的意韵之美。”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行草书董其昌论书四条屏 232cm×30cm×4

上世纪80年代前半期,他一方面把精力集中在《石门颂》为代表的汉代摩崖,同时在帖学方面着力于孙过庭、米芾等二王一系的行草书。上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初,又曾重点关注过北魏碑刻,尤其是摩崖与墓志。上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则是秦汉魏碑刻与二王一系帖学两头并进,力求在创作中综合融汇,并对于右任、谢无量两位前贤尤为推重。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行书含岭书庐横幅 35cm×161.5cm

回顾自己在继承与创造上走过的道路,何应辉说:“这么多年来,从古代到现代,从经典到民间,摩挲浸染过的前人书迹应该说已不算少,但从对传统学习研究的方法来看,我还是重在概括、抽取书法本体的内在规律,并在自己的创作中加以运用、变化、发展。我不主张‘偏食’,也不重在技法形式和风格样态上直接跟定哪一家哪一派。孙过庭言‘偏工易就,尽善难求’。学愈通脱,愈不必分碑分帖,关键是在博涉多方、碑帖兼取、质文并重的基础上,锤炼出自己的艺术语言,写出自己的性灵和精神来。”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行书自撰联《山中·海上 》 165cm×30cm×2

 3 

“高、大、深、新”的审美标准

何应辉在创作和欣赏中推崇四项审美标准:高、大、深、新。

他解释说:前三字来自清代刘熙载《诗概》中的诗论。高,指格调、境界、品位高,相对于低俗、平庸而言。刘熙载云“吐弃到人所不能吐弃之谓高”;“大”,指气象雄浑,宏大和艺术涵量博富,相对于猥琐、怯弱、雕琢、偏狭、小器而言。刘熙载云“含茹到人所不能含茹之谓大”;“深”,指意韵深厚,相对于贫乏、简单、浅露而言,刘熙载云“曲折到人所不能曲折之谓深”;“新”,是我加的,指风格、技法的独创性、开拓性,是指鲜明而成功的个性,是在前人基础上的发展超越。我想,四者兼备才是最优秀的作品,而前三者则是“新”的前提。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行草黄宾虹语录斗方 97cm×91cm

何应辉认为,当下书法创作尚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跟风摹仿,面目雷同;刻意造作为新而新,或变形有违书理,或范式选择有违本真,甚至借助电脑手段集古人字做放大处理拼凑成篇;重于形式技巧表现而缺乏内在精神境界与人格力量的表达;欠缺文字学、文学素养,错别字难以消除,书写内容抄录太多自创太少;学风浮而不实,或欠于对传统的深入认识,曲解前贤妄下断语,或壶半鸣雷,盲目自大,浮夸海吹;非艺术因素的介入,导致艺术本体的质量与名利诉求的关系倒挂,等等。“书法家的书内功虽亦包括在文化素养之中,但仅靠书内功而忽视相关的文化素养必然行之不远。”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隶书《金铁烟云》竖幅 85cm×39cm

 4 

书法家换代 四川仍在前列

作为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何应辉坦言:“上世纪90年代后期到2005年之间,四川书法的整体状态最好,在全国名列前茅,可进前五。2005年以来逐步换代,仅就在全国参展获奖而言,新一批作者的成绩不及最好的时期。但从全国范围来看,业界依然认可四川是一个书法强省。”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楷书东坡诗词中堂 139cm×69cm

何应辉表示:“中青年作者在学术涵养、艺术功力、创作经验等方面相对弱一些。这十年来省书协的主要工作就是提高这批作者的总体水平。其中,有三条途径可期可循:对书法优秀传统的深入,对外交流的开展,综合文化素养的提高。举个例子,如湖南近几年上升很快,轻人想方设法外出求学,去各类专业院校、中国艺术研究院、国家画院、中央美院等处进修就读,但四川这方面显得很不够。去年我参与全国书代会,了解到湖南的书法博士就不下20个,而四川据我了解就少得多。”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行楷书自作诗横幅 97cm×180cm

对于当下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走进书法课堂,何应辉认为这是好事,但他也提醒:“中小学书法教育要忌讳完全从实用性角度看问题,把字写死。孩子学书法,最主要的目的应该是增进他们对汉字字形的理解、对汉字字形美与内在艺术意蕴的感受与认知,从而达到提高审美素质的目的。”

 5 

书家与书法工具制作者的互动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书法家何应辉

一直没有固定作息规律,长期受各种行政事务的困扰,何应辉说,自己现在终于有更多时间来画画了。

“过去画画时间太少,最近两三年画得比较多。”他的画作时有参加省诗书画院的展出,去年还曾受邀参加中国美协、浙江文联、中国美院主办的中国画双年展。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欸乃一声山水绿 34cm×34cm

问及画源影响,他喜欢的大家近有齐白石、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陈子庄,远有八大山人、石涛、石谿等,源源不断地给他以艺术养分。“书画本同源,通则互相促进。画画对书法的促进,如对用墨、用水的讲究,使书法笔法更活,章法变化更多等,都是很重要的。”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无题山水 34cm×27cm

书家往往很强调工具材料的重要性。多年来,何应辉使用的笔主要来自送仙桥“吴言笔庄”和江西“安邦制笔”。在他看来,“无言”的可贵恰恰在于它的“有言”,“笔庄会听书家的意见,不断改进,这是一种有效的书家与书法工具制作者之间的互动。”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行书《墨研·琴响》联 138cm×34cm×2

何先生与吴言笔庄、文星纸庄、夹江马村造纸业的主人们都有着真诚的友情。带学员们去马村正华纸业参观造纸流程、试纸也成为他研修班教学活动中的一项有趣安排。

◆◇◆◇◆

艺术圆桌│“宏博清超”何应辉

何应辉:养就文心,问耕风骨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书法家何应辉

何应辉先生是当代立足四川本土,影响广及全国的著名书法家。在荣宝斋出版的《中国当代书法家新作·何应辉》一书中,周永健先生这样评析:在当代,何应辉的艺术创作已产生了广泛影响,并成为颇具典型意义的艺术现象。

寻绎、概括何应辉的艺术风格,“宏博清超”总揽其要,即气局宏大、内涵博富、气息清旷、格致超拔。而其力主的“高、大、深、新”,则使“宏博清超”的人生理想、艺术追求有更清晰的目标和实践的内容。

数十年中,他畅游于优秀传统遗迹,所涉所临碑帖众多,取法乎上,兼容化取,可贵在于以自身气质、审美理想为取法的依据,分别在碑帖两系上攻其枢纽,求其津要,势如破竹地深入传统书艺的精神内质与形式内核。

他在碑派书法中选择了气局宏大、形意宽博、奇逸古拙的三个支点,铸成他以碑为质、为骨的创作特点。

大字行书为何应辉书法风骨最彰者。充分发挥长锋羊毫蓄墨多、柔韧富变的工具性能,在用笔上疾以取势,涩以蓄意,兼以融通书画的多种笔法形式,不独尽笔之性,尽墨之用,形成“润含春雨,燥裂秋风”的特殊风韵,并在直中求曲、曲中取态的点画意趣上;在寓平正与险绝,寓险绝于整肃的字法陈置上,化古出新,取得笔沉气厚、真力内守,大开大合、气势外溢的艺术效果。

他在小字行草创作上,与大字行书的倚碑求质、雄强其骨相异,在这类创作中他惯用软硬适中的短锋兼毫,以风韵文雅、用笔质浑为基础,表现出以帖为趋、点画爽利、跳掷自在、巧拙互用、体貌苍秀、文质兼会的艺术特点。他多取手札形式,字法、笔法多变而又统一于总体风格,并善于化取二王一系帖学洒落自在的风神,风樯阵马的笔势,其间谢无量翩翩自得、了无挂碍而天机流泻的书风亦对他产生了重要影响。

何应辉与汉碑用力甚深,始重于《石门颂》,后基于对秦汉刻石深入系统的研究,广泛涉猎汉隶的多种类型并兼及篆书,故能取精用宏,发为己创。

他的隶书创作有承传汉隶正脉的可贵特征,主要体现在雄肆古穆、正大中直而又质朴自由上。其作节律丰富、气机绵密、朴茂中天真固在,绵密中萧散自出。

他准确摄取汉碑雄厚质朴、丰茂古逸的整体精神,交汇时代审美,化融个人旨趣,其间不乏寓巧于拙、寓秀于雄的机敏和鲜活,这对矫正当代隶书创作中黑粗寡韵、巧拙少质的时弊,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转自: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谢礼恒 摄影记者 张建 编辑:刘艳美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