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隐文阁

为草甘做兰,为木当作松,幽兰香飘远,松寒不改容。

 
 
 

日志

 
 
关于我

头上青丝成白发,得知却是无一二。常言故道,意欲何为?即不为名利之求,又不能稻粱之谋。志不求荣,身虽近俗,终其有年,读书、写字、养竹、栽松、回溯、交友,徜徉网海,只为怡然乐也,亦是余生中的精神食粮。无他求,别窘况。常事兴趣之所至,慕古人之愿:性质淡雅,为文平素,做人实朴,无机心,少俗虑,浅而清,以天为法,顺其自然。自我修行:冷眼观人,冷耳听语,冷情当感,冷心思理。恕谅,歉然!

网易考拉推荐

書法還是傳統的好 ——沙曼翁先生訪談錄  

2015-12-03 16:28:58|  分类: 47.书畫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梦

沙 曼 翁 先 生 訪 談 錄

書法還是傳統的好 ——沙曼翁先生訪談錄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书法是作者气质、学问、思想、感情、志向和人品等一切内在因素的总的反映,随便写写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书法家。

@有些评论家很不负责,瞎吹捧,捧人要捧得有理有据,不能信口开河。书法必须讲艺术、讲水平,而不能只注意书写者的身份、名气与地位。我觉得现在书法名利的引诱太甚,也不知这种局面要到什么时候结束。。。

@我觉得作为一个书法家决不能趋时媚俗,因为这是奴俗气的表现,是艺术的大忌,也是艺术家的大忌。

@临帖初期应做到『有古无我』,认真学习古人的用笔、结笔、笔势等,如蚯蚓吃泥土,吐的还是泥土。继续学习则应做到古中有我,即不以摹仿古人点画、用笔、结体等形似为满足,而欲得古人法书之神韵,再益以个性美,最后达到熔古为我,以我为主的创新阶段。此时如春蚕吐丝,吃的是桑叶,吐出来的却是丝帛。

@短期创作培训的作用是有限的,因为书法的提高是积累的结果。如果碰到讲课的人本身水平不高,则更是会误人子弟。書法還是傳統的好 ——沙曼翁先生訪談錄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记者:沙老,今年是国际老人年,《中国书法》计划对各地有影响的老一辈书家进行采访并刊发他们的最新作品。早在书法热刚刚兴起的时候,您就作为一个有影响的书法篆刻家活跃在书坛。《中国书法》“现代名家”栏目也曾为您作过专题介绍,很受读者欢迎,今天,首先想请您谈谈对书法的最新思考。

●沙曼翁:我年纪大了,心念已经与年青人不一样。以前我也发表过一些作品,但现在看来很幼稚。因此,有学生建议我办一次个展,我说不妨再缓—缓为好。一般地讲,以前写得好的书法家,大多是读书人,写字只是余事而已。这些年书法界非常热闹,气象蓬勃,普及也很好。但好的作品仍然不多,我想这也是读书不多的缘故,因为书法最重要的是书卷气息,而这种气息只有多读书才能产生,并且,书法还是作者气质、学问、思想、感情、志向和人品等一切内在因素的总的反映,随便写写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书法家。郑板桥曾有“朝晓执笔、暮己字画”之句,嘲讽时弊,我们现在也应该引以为戒。

现在,国内写得好的老书家越来越少,江苏也是这样。我已经八十五岁了。时间对我而言实在太宝贵了,希望在有生之年在创作上有所突破。有这样—种感觉,就是现在注重传统的书家好象不太吃香(记者插话:现在绝大多数有成就的中青年书家对传统还是非常热衷的,也很注意学习吸收现代的东西),但搞传统的确需要!书法必须讲传统,不温故那里会有新!我认为现在有些年轻书法篆刻家的新,其实不是真正的创新,写的(刻的)毫无法度,这种新实际上是胡来。甚至我的一些学生现在也是这样。有些评论家也很不负责,瞎吹捧,捧人要捧得有理有据,不能信口开河。书法必须讲艺术、讲水平,而不能只注意书写者的身份、名气与地位。我喜欢讲实话,为此曾被打成右派,也得罪了许多人。我觉得现在书法名利的引诱太甚,也不知这种局面要到什么时候结束。尽管如此,我仍然热衷并致力于中国书法的传统。

●记者:您老勤于笔耕,请您详细介绍一下近期的创作。

●沙曼翁:最近我想把只剩九个字的「泰山刻石」补起来。原文有二百二十二个字,以前我曾藏有一个一百多字的拓本,现在也不见了。我觉得补起来可能有些用处,特别是对年青人学习篆书会有所帮助。现在好的篆书范本不多,一学就是『石鼓』,不妥!石鼓发现较晚,字法也很不规范,也很难辨识,吴昌硕讲他曾看到过明代的石鼓拓片。

如果没有深厚的传统学问,篆书是不可以随便学的,姜夔《续书谱》云:作字者,亦须略考篆文,须知点画来历、先后,如『左』『右』之不同,『剌』、『则』之相异,王与七、示与衣以及『秦』、『奉』、『泰』,『春』、『奏』五字等等,形同理殊,得其源本,斯不浮矣!当然,占人的话不一定都对,在理解时也要一分为二。如现在写字的方法就比以前进步许多,要讲究枯湿浓淡的用墨变化以及对比呼应的章法布局等,而这些古人是不太注意或根本就没有这种概念的、事物总是在发展的,现在好的,名气大的,今后不一定就能站住脚。一个人的艺术盖棺才能定论,一个人看自己的以前也往往是否定的,昨是今非嘛!最不好的就是自我欣赏,固步自封!

書法還是傳統的好 ——沙曼翁先生訪談錄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记者:现在在不少中青年书家的印象中,仍然十分清楚您在1979年获全国一等奖的甲骨文书法。在这方面,不知道沙老有没有新的心得。

●沙曼翁:写甲骨把笔要轻、运笔要活,要学『大米』的刷字,要中、侧锋互用,总之不可拘执、不可死紧。

●记者:您现在还有时间与兴趣阅读书法方面的报刊吗?

●沙曼翁:读书法刊物也是我的日课,有助于信息了解。《中国书法》这些年来对传统的关注与介绍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刻。特别是针对传统经典作品的文章,组织得很好,同时,你们又不排斥现代的新东西。因此连我这样的老头也很喜欢读。

●记者:除了篆刻以外,您下功夫最多的书体是什么?

●沙曼翁:最近则常写《礼器碑》碑阴。此碑碑阴书法比较随意,字体大小不同,笔致也较放逸。还有长沙马王堆出土的汉代帛书,处在篆书向隶书演变过程中,但又尚未形成规范隶书,有不少新面目、新东西产生。早些年我主要是写篆书,后来曾有段时间潜心于汉简。汉简其实很难写好。不懂篆书与隶书的人,或只懂其中一种的人都是外行,是写不成汉简的,以为把隶书或小篆写得潦草一些就是汉简,那是无知的表现。因力汉代的隶分,都是从篆书中变化、衍生出来的,其中的关系非常密切。

●记者:写篆隶书法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什么?

●沙曼翁:最主要是文字学的基础。有位『大家』写『风正一帆悬』的『悬』字,大写时还用『心』部,显然是不懂文字学的缘因;又有的书家将篆书的『庙』字里的『舟』写成『月』,原因也是如此。

其次要强调的是艺术性,要有变化。把篆书或隶书写得方方正正,大小一样且状如算子,怎么能算是艺术?。有的同志看到唐代李阳冰的篆书,或者清代人的篆书,线条都一样粗细,大小都一律,便以为写篆书很简单,只要写得大小一律,粗细均匀便可以了。这是对篆书的误解。唐代李阳冰那种粗细均匀、大小一律的篆书,叫做『玉著』,俗称『铁线篆』。这种篆书状如算子,毫无生气。把铁线篆当作篆书精华,这就误解了。两周金文、石鼓文以及秦泰山刻石,虽然也给人以静态为主的感觉,但运笔过程中,除了平面内的左右移动外,还有毛笔在垂直方向的提按动作。因此线条的粗细是略有变化的,点画之间也有笔势相过渡,如此写出有生命力的线条和形象。与上述铁线篆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关于篆书的用墨,要注意两点:一是破墨法,即先蘸浓墨,再用蘸了浓墨的笔尖在清水中点三下,以清水破浓墨,目的是为写出墨色有变化;二是惜墨如金,不要笔笔蘸墨,使墨色无浓淡枯湿之变化,该用墨时不惜泼墨,不该用墨时绝不多用墨,为的是使墨色活起来,有干有湿,有变化。

●记者:在您的行草书法中,似乎有晋魏六朝碑刻的影子。

●沙曼翁:学晋魏六朝碑、墓志铭或造像,往往是单独的、上下不连贯的字,因而易于呆板。我早年也学过,但后来改学行书。我觉得学魏碑而能融合行草的,仅康南海、赵之谦、于右任和曾熙四家而已。从整体上看。晋魏六朝的东西,虽然大多出自工匠之手,字数不多、大小不一,但风格、结字多有古拙之趣,其自然超逸的境界与气息,现在的名家是写不出来的。

●记者:现在书法作者因展览的需要,在创作中更注重展厅的效应与构成的新奇,像您这样强调书卷气息的作品相对较少。因此,我觉得您老人家应该在这方面多做些示范,为年轻作者树立好的榜样与参照。

●沙曼翁:对此我也有困惑,但作榜样与参照则不敢。我最近的创作,主要是行书与隶书,其它则很少为之,反而用在画兰、竹等小品上的功夫下得更多一些。

这些作品主要是给自己看的,没有拿出去。就我的行书而言,十多年前林老(林散之)要求我多写行书,我照做了,自以为有长进。我的行书主要学二王与米字,加进了一些自己的变化。米芾在其『自叙帖』中曾谈到『三』字三画异的问题:笔笔不同,故作异;轻重不同,出于天真,自然异。可见古人于三字三画之轻重不同,亦能出变化之奇。另外,写行书,要重『散』,散则逸趣多。散者,也绝非狂野。与此相反,过于规矩,易入呆滞,而呆滞近俗,务去之。

人贵有自知之明,要恰如其分地评价自已,明白自己还有哪些不足,切忌自高自大,否则则会妨碍自己的进步。

●记者:当代书法创作在行草方面,发展是显著的。但篆隶创作进展不大,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学习篆书有什么规律可寻?

●沙曼翁:现在真可怕!篆隶书法是后继无人。前几年上海与日本人搞书法联展,甚至拿不出象样的篆隶作品。其它地方的情况也是如此。当然,写篆隶瞎胡来的也不在少数。我觉得作为一个书法家决不能趋时媚俗,因为这是奴俗气的表现,是艺术的大忌,也是艺术家的大忌。

書法還是傳統的好 ——沙曼翁先生訪談錄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任何一种书体都有萌生、发展、成熟的过程。篆书始于殷商,盛于两周,滥觞于秦汉。学习篆书当以鼎盛期的艺术作品为楷模,可以选择《石鼓文》、秦《泰山刻石》以及汉代碑额——汉篆、摹印篆(即缪篆)等为初学临本,继而以两周金文作为深入研究。清代如邓石如、吴昌硕的篆书可以作参考;清代其他人如王澍、钱坫、杨沂孙、吴攘之等篆书,皆不宜作临本。临帖要知取舍,帖中常有一些残损、剥落的字,不必刻意仿摹。

临帖初期应做到『有古无我』,认真学习古人的用笔、结笔、笔势等,如蚯蚓吃泥土,吐的还是泥土。继续学习则应做到古中有我,即不以摹仿古人点画、用笔、结体等形似为满足,而欲得古人法书之神韵,再益以个性美。这便是在继承优秀传统基础上的变化及发展,最后达到熔古为我,以我为主的创新阶段。此时如春蚕吐丝,吃的是桑叶,吐出来的却是丝帛。

●记者:请您再详细说一下写好甲骨文应该注意的问题。

●沙曼翁:甲骨文的写法与写其它篆书大不一样,既要写出毛笔的韵味,又必须写出锲刻的意味,要有刀的感觉。用写金文与小篆的方法写甲骨,肯定写不好。

至于使用何种毛笔,则可根据各人喜好而定。除此以外,要多看各种甲骨的拓本,要仔细品味它的结字、线条与高古的气息。同样,写诏版的方法也与一般写小篆不一样。書法還是傳統的好 ——沙曼翁先生訪談錄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记者:您平时主要读什么样的书?,

●沙曼翁:书法理论、文字学、文学等方面的书都读,很难一一说清。无论看了什么书,还要用到创作实践当中,因为这是作品书卷气息的主要来源。

  ●记者:您现在与年轻书家的接触多吗?

  ●沙曼翁:有接触,但没有收学生。有时候,与青年朋友的交往,比读书的收益还要多。


●记者:您觉得书法界现在最应该关注的是什么?

●沙曼翁:还是书法的传统。要尽量避免名利的诱惑。短期创作培训的作用是有限的,因为书法的提高是积累的结果。如果碰到讲课的人本身水平不高,则更是会误人子弟的。

●记者:苏州书法曾经有过很大的影响,这几年似乎有所减弱,您看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沙曼翁:也是不读书的结果。但现在许多地方上的中青年书法篆刻家真不容易,一方面要养家糊口,一方面又面临生存有关的种种的压力与限制,根本没有时间与心境坐下来认真学习与读书。当然,也有的人自我封闭、自以为是,跟不上当代书法发展的形势。苏州的中国书协会员很多,但有数量不等于就好。实际上搞活动、研究书法并不需要很多的经费,大家坐在一起交流就可以了。现在有许多原先传统丰厚的地方如西安其书法发展都出现了一些曲折,值得我们注意。

●记者:沙老的篆刻风格很有影响,不知道最近创作怎样,对当代篆刻的发展有何看法?

●沙曼翁:印刻得不多。篆刻的正宗还是秦汉。我觉得浙江的篆刻不错,路子较正。那些名气很大但作品怪异的印人拿做作当创新,好象越野越好,这在篆刻史上是站不住脚的。有人认为齐白石对中国当代篆刻的影响不好,我觉得有些道理。篆刻的学习,要从秦汉入手,不要学明清印人,更不能学近人。因为明清印人的作品有习气,不可学。秦代的玺印所用的文字,叫做西周,东、西周文字,又称为『古籀』或曰古金文;汉人的印是用汉代篆文,曰『缪篆』又称摹印篆,与隶相通。这些看似简单,真正理解的人却不多。再有,熟读秦汉玺、印,也是刻好印的重要前提。


明代甘日易在《印章集说》中说:『印之所贵者文,文之不正虽雕龙镌风无为贵奇。时之作者,不究心于篆,而工意于刀,惑也。』这就是说:篆刻当以篆法为主,刻工为辅,章法是关键。『细心落墨』就是要反复书写印稿,一方印章,只有方寸,各朝之印,当宗各朝之体,不可混杂其文。如何安排好印面文字,只有弓细心落墨,反复书写印稿,方能动刀。『大胆奏刀』就是在『细心落墨』的基础上,以刀代笔,运刀如运笔,大胆地用刀去表现笔的书写韵味,做到『书从印入』。现在往往有的同志不重视反复书写印稿,直接在印面上写反字,或者不写印稿,直接在印石上铸刻文字,这些都是不足取的。因此,篆刻最重要的是能写篆书,懂篆法。如不能写篆,只能像工匠般地填描,尽管也能得形似,但要有筋骨、风神流动,就只能缘木求鱼了。元明时的印作留传于书画作品上的数量不少,但由于元明时作印者大多不善篆书,所以充其量只是刻字匠,这是工匠与艺术家的分水岭。

書法還是傳統的好 ——沙曼翁先生訪談錄 - 松隐居主 - 松隐文阁


●记者:您今年八十多岁了,精神矍铄,身体很好,想必有好的养生之道?

●沙曼翁:首先是不妄想,想不到的就更不能想。生活上我很简单,喝茶、念佛、种花而巳。有时,偶还作些打油诗,还喜欢一人去书店逛逛。现在有些书法方面的书很好,很有学术性。你们主编主持的《中国书法全集》除了其中收入了日本同类作品集的内容外,他们没有的也有,且研究更深入,因而值得一读。



来源:江苏书画/中国美术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